打造优质的小说网站
专注于各类小说试读

扎纸人(阿木)小说_扎纸人全文阅读

废材女婿遭岳母冷眼,意外拾到古书后,竟成为再世华佗...

扎纸人

《扎纸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采风阅读,关注后回复:扎纸人 即可阅读全文

《扎纸人》简介

一门扎纸人的手艺,竟然让我惹上了脏东西,我发现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

《扎纸人》第一章 红纸童

扎纸早在一千多年前南北朝时期就已经开始流行,如今时代变迁,城市发展,大部分地区都使用火葬,而土葬只有少数农村地区或者注重风俗的地方才会买用糊纸下葬时烧给死者祭奠,所以大部分有着扎纸手艺的木匠吃不饱饭都去干了别的,继承这门手艺的后生很少。

我打小跟随爷爷生活,不过靠着扎纸吃饭过生活实在手里拮据,爷爷没有钱供我上大学,我对念书也什么兴趣,就跟着爷爷学扎纸这手艺。

爷爷告诉我:”扎纸这手艺虽说现在不赚钱,可这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我这一辈可不能断了香火。”

从那时候起,爷爷便教我扎纸,虽然说赚不了钱,可是几千年来的文化习俗总是不会消失的,有门手艺至少就能温饱过生活。

三年前爷爷去世,我给爷爷下完葬没多久就赶上村里拆迁,在村里我没亲没故,就带着这笔钱,到附近的一个县城买了一个独院,前面开了个店面,专门给人扎纸,也做点花圈寿衣什么,也就是大街上偶尔能看到的寿衣店,收入还不错,除去每个月吃喝还能攒下点钱。

行有行规,正宗的扎纸铺白天不能开张,除非阴天雨天,不然只能晚上九点以后才能开张营业,白天如果看到有寿衣店开着门,最好绕着点走,因为这东西给死人用的,本来就阴,有些命薄的受不了这种煞气。

大晴天的外面有人一直在敲门,本来作息就不在白天我没办法去开门,又懒得理他,蒙上头就继续睡,直到晚上开张还没几分钟,就进来一个年轻女人。

“你们这白天不开门?”她浓妆艳抹,烫着卷发,嘴上涂着鲜红色的口红,眼睛周围画跟熊猫似的,这与我从小接触到不一样,这或许就是城里女人吧。

我说我这里白天不开,晚上才开,我看着今天的报纸,估计白天就是她敲的门,不过对于不懂这行的人来说不知道也正常,因为隔着一条街还有个寿衣店,好像全天二十四小时开张的。

“你要买什么?可以先看一下。”我跟她说,来寿衣店里大都是三四十岁的妇女或者中年男人,我还没见过这么年轻的人来寿衣店,一般那个岁数的人家里有什么白事儿才来买这种东西。

她说她不买东西,往我手里塞了个红包就是要问我个事儿。

这个红包也不薄,里面估计有好几百,我费几天功夫才能赚好几百,谁会跟钱过不去?

“你收起来吧,你看看你认不认识这个?”她让我把红包收起来,然后从她的包包里拿出蛮高端的手机给我看照片,我离近了仔细一看,是红纸童。

“这是哪里的东西?”我问。

她跟我说让我别管那么多,问我认不认识这个东西。

我当然认识,这是红纸童,但是特别少见几乎没有,我从来都没有扎过这种东西。

一般来说,死了女人烧红牛,死了男人烧白马,这两种都是坐骑,让死者在黄泉路上走的更快一些,白事儿上附加一些纸家具纸房子之类的,让死者在下面有个家。

而烧这种红纸童的我没见过,之前爷爷扎过,跟我提过那么一提,有些孕妇难产,或者怀着孕胎死腹中母子二人都没命,在白事儿上才会用烧这种红纸童,让那个女人在下面也能当母亲。

听起来虽然和那些烧白马没什么区别,扎纸匠也有不愿意扎的东西,比如说就是这种红纸童,因为怕遇上麻烦事儿。

这些阴物虽然用处都一样是烧给死人用的,可是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养纸人。

扎这种特殊的东西,要是真是烧给死人用的,我扎也就扎了,可是就是怕有人打歪主意去养纸人,如果把红纸童供起来,会时来运转,大富大贵,相当于给人改了命,但扎纸匠可就遭殃了。

之前爷爷曾经扎过一次,可扎完以后就得了一场大病,就此不振,我有时候还在想是不是就是扎了红纸童所以才间接的导致爷爷死的。

“既然认识,你看看能给扎一个不?”她伸出五个手指,”只要你能给扎一个,不会低于这个数。”

我扎一个一米多的纸房子才卖几十块钱,出去成本也赚不了多少,扎纸人很简单,也用不了多少料,这五千块钱有点烫手,我不敢拿命去开玩笑。

虽然做死人用品多多少少会沾染上一些阴气,可是我每天没断过店里那些鬼神的香火,每天烧完香才能安心一些,可不敢拿命开玩笑,我摇摇头,对她说我扎不了。

“真是的,害我跑白两趟,扎不了就别在店面上写你会扎纸这手艺。”她说完扭头就走。

我喊住她:”不是扎不了,是不能扎,这东西我劝你不是给死人用的最好别打什么歪念头,不然没什么好下场。”

她摆了摆手,说绝对是正经用途:”我一个小姨,怀孕五个月流产了,前天晚上觉得对不起家里人和肚子里的孩子,上吊自杀,现在快下葬了,想让她在下面也做一个母亲。”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扎也不是不行,答应下来让她后天晚上过来取,她当即从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的信封:”先给你一半另一半,等我取了再给你。”

我说不用,给个料钱和辛苦费就行,两百块钱就行了,可她也没理我,塞到我手里就急匆匆的走了。

这钱拿在心里总有点不踏实,因为还没人付给我这么多钱,五千块顶的上我两个月的收入了。

不过我也不奇怪,因为要论手艺,爷爷教给我的扎纸手艺是绝对正宗的,比起那些批量找人做的那些糊纸强不知道多少,这也是我生意一直不错的原因之一吧。

爷爷生前给人扎纸人也是有讲究,一是不给活人扎,活人扎纸人,纸人治活人,一定要是已经死了的人才给扎纸人,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不知道,爷爷也没有具体告诉过我,生前对我千叮咛万嘱咐,说不给活人扎就对了。

二是不给夭折的小孩扎,这个我知道,夭折的小孩一般是没有什么葬礼的,一般是火化以后将骨灰存到坛罐里找个寺庙给点香火钱然后存放起来,一般夭折的小孩都是来讨债的,给它扎不得纸人,扎了以后害人害己。

既然是给死了的孕妇扎,虽然阴气会很重,但是人家挺着个大肚子在路上走真不容易,给她扎个小孩搀着上路吧。

收了钱以后我就关门开始忙活,毕竟收人钱财,得给人家好好办事儿。

扎纸人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也不是特别难,不过爷爷扎出来的纸人其他人是比不了的,这东西没有可比性,虽然说不出来哪里好,就是特别用心,所以爷爷在老家那一片还是小有名气的扎纸匠。

扎一些特殊的纸人也有讲究,第一是质量,不然很容易就破了,这是对死者的大不敬,第二就是不能太像真人,随便化个脸就可以,当然要我画的像一点我也没那手法。

纸人一晚上我就扎好了,之所以让她后天来取是因为上染料,白纸不讲究,但是有颜色的都得在人家来取的时候上颜色,不然对自己不好,所以我也就特意耽搁一天。

约定好时间的那天晚上,那个女人却没来,来了一辆面包车,亮着蓝绿灯。

本以为没我啥事儿就没太在意,没想到是来找我的。

“您好,我们是…”他们介绍了来的目的,还掏出了证件,我摆了摆手说不用,从他们穿的衣服开的车就能知道是干啥的了,一般干这行的人都会很备受尊敬,所以这几个人还主动上来给我递烟。

他们问我有没有见过这个人,紧接着递给我一张照片,我看了一眼,心头一震,舌头有些发麻,背后一股凉气到处乱窜。

这不就是那天晚上那个嘱咐我扎纸人的女人吗?

我点点头:”见过,前天晚上她来我这里委托我作个纸人,说是给自己小姨用。”

“这个女人叫韩晶晶,昨天晚上上吊自杀了,肚子里还有个五月大的孩子。”制服男跟我出示了一份报告,说有些问题想问我,作一下记录。

我也答应了,这些人把我带回去让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的场景,让我复述一遍,然后还问了当时她的情绪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我也如实告诉他们没有,作完记录就让我回去了。

但是我的背后隐隐发凉,原来这个叫韩晶晶的女人是骗我的,她并没有什么小姨流产,她口中的小姨就是她!

给活人扎纸可是大忌,我匆忙回到家,想赶紧把那个扎好的纸人拆掉,谁知道哪里都找不到那个纸童。

这可就怪了,明明放在房间的角落里了,刚走的时候我还特意看了一眼在呢,怎么回来就没有了!不可能纸童自己跑路了吧。

在柜台上,我发现了牛皮信封,这难道是扎纸童给的尾款?

小说《扎纸人》第一章 红纸童 试读结束。

版权原因,想看后续的

>>>>点击此处查看完整版阅读方法

后面内容更加精彩~

标签:
王者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