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优质的小说网站
专注于各类小说试读

一朝一顾空余梦小说阅读-虞欢苏默安最新章节无弹窗

一朝一顾空余梦

《一朝一顾空余梦》简介

一朝一顾空余梦是由作者小金子所著的婚恋生活小说,主角是虞欢苏默安,书中主要讲述了:世人只知她狼心狗肺,却不知她固守的忠义。
养父母失踪,家产争斗,婚前失贞怀孕,未婚夫冷心冷情……别人只看到她喝酒吃肉,好不逍遥,却不知她曾醉酒痛哭。她的心,也是肉长的,也会痛,会崩溃,会……软弱。
在被全世界背叛时,那个男人却伸出手。
对她说,过来。

《一朝一顾空余梦》章节试读

一阵狂风刮过。
戏台子摇摇欲坠,四下逃窜的戏子被横梁砸死,血溅四方。
漫天黑暗,掺杂着人血,染红了虞欢的眼睛。
“小欢……”
倒塌的戏台上爬出一个满脸血污的人,他左半边脸被砍去,眼珠凸起,身上的肉一寸寸腐烂,随着移动而往下掉。
“小欢,救我们……”
虞欢猛地从梦中惊醒。
古董店是养父母出发前交给她照料的,但没想到,他们没能回来。
梦里的场景一次次在眼前,脑海里重演。
不管是失踪,还是已经死了,她都要找到他们!
一旁的收音机,吱吱呀呀的放着戏曲,是上个世纪的录音了,唱戏声深深浅浅,还有人声吵杂。
午后多云,阴天。
虞欢合了合眼。
“小欢,把晚清那个大花瓶给我拿过来。”
虞欢在藤制的摇椅上躺着,听到声音才慢慢看过去,嘴角勾起一抹慵懒的笑意:“抱歉,这里没有你说的大花瓶。”
每一件古董,在虞欢看来都是一个故事。
珐琅彩,青釉,浮雕,绘图……精妙的构思和炼制,绝不是秦云涵这种人可以懂得的。
“我上次见过,花花绿绿挺好看的那个,大伯之前说拍卖价大概四到六百万左右。我现在急用钱,你把那个花瓶先借给我拍卖,等我周转开了,把钱还你。”秦云涵说着,开始在店里四处翻找。
“这里没有你要的东西,滚出去。”虞欢的语气轻慢,听着像是在说什么不相干的事情,但话音落在最后三个字上,陡然加重,目光如猝了毒的短匕,锋芒乍现。
秦云涵正在瓷器类那边翻找,听了这话,登时把手里的瓷碗狠狠摔在地上:“给脸不要脸!别说一个花瓶了,就算是这个店,也是我们虞家的!大伯和大伯母都死了,你不赶紧滚出虞家,还赖在这里干什么?想分家产?!我告诉你,没门!”
“要滚的是你才对!”秦云涵又顺手推翻了摆满各式各样瓷器的桌子,碎了一地。
虞欢脑子里一直绷着的弦断了。
她知道养父母很看重家人,所以她才会对秦云涵一忍再忍。
但这个古董店是养父母的心血,既然他们把店子交给她守护,那么她绝不允许任何人来这儿放肆!
虞欢猛地起身,抬手扣住秦云涵的肩膀,一脚踹在她的腰上,用足了全身力气,直把秦云涵踹向门口。
“虞欢!你敢打我?!”秦云涵瞬间暴怒,挣扎着站起来,冲着虞欢大喊,顺势扑了过来,一耳光就要扇在虞欢脸上。
啪。
虞欢躲闪不及,被打在耳朵上,巨大的嗡嗡声作响。
陡然间,虞欢笑起来。
“如果小姑知道你跟人学玩炒股,还赔了这么多钱,会怎么样呢?”虞欢揉了揉自己的耳朵,不紧不慢的继续说,“她一向爱钱如命,你这是在要她的命啊。”
“你,你怎么知道我炒股……”秦云涵的动作一顿,惊慌中带着怒,“去死吧!”
那一瞬间,秦云涵的眼神里甚至带了杀意。
秦云涵深知自己母亲的性格,爱钱如命,上次买了个几万块钱的包,都被连着辱骂殴打了半宿,如果虞欢把她炒股赔钱的事说出去……不,不行!
秦云涵猛地伸手掐住虞欢的脖子,咬着牙根说:“只要你把花瓶给我,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否则,我要你死!”
虞欢死死咬住唇,挣扎着要推开秦云涵,两个人扭打成一团。
秦云涵反手揪住虞欢的头发,用力一推。
猛然失力的虞欢猝不及防摔在地上,紧接着秦云涵用脚踩在她胸口:“你以为被领养了,就是我们虞家的人了?”
碎裂的瓷片扎了虞欢满背。
钻心的痛。
眼前恍惚闪过当年孤儿院收留之前的岁月。
狗杂种,没人要的野孩子,有人生没人养的垃圾……
“说,值钱的都被你藏到哪儿去了!外边都是些破烂玩意,不是仿制的就是烂大街几千块一个的,你别跟我装不知道!”秦云涵又用力碾了碾,那些瓷片扎得更深。
虞欢说不出话来,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
突然她胸口上一轻,紧接着她被轻轻抱起。
“你可真没用,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你了么?”温柔的,带着些笑意的声音在虞欢耳边响起。
是啊,她真没用。
查不出养父母失踪的真相,现在连这个店子都守得艰难。
“来看我笑话?”虞欢被放在躺椅上,她抬眼看着来人,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笑。
是苏默安,她的未婚夫。
他笑起来眼睛眯眯的,活像是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高一米八九的巨型狐狸。
“请你来参加寿宴。”苏默安递过去一张邀请函,“既然碰上了,顺便帮你清清垃圾。”
说着,苏默安抬了抬手。
秦云涵自打苏默安进来之后,就一句话都不敢说,甚至连看都不敢看。该死,苏默安对虞欢不是毫无感情么?现在大伯和大伯母死了,他不是应该赶快跟虞欢取消婚约吗?!
没等秦云涵想明白,跟苏默安一起进来的保镖,就已经把她架起来,狠狠摔在大街中央。
“你想要她的手,还是她的脚?”苏默安漫不经心地问,一边仔细用手帕擦拭着手掌,刚刚抱虞欢时,被染上了大片的血。
虞欢费力地翻了个身,语气懒散:“我自己会解决,用不着你。帮我把背上的瓷片拔出来,刺得慌。”
苏默安失笑:“你是我未婚妻。”
“很快就不是了。”
虞欢半趴在摇椅上想,当初自己年纪太小,稀里糊涂就跟苏默安订了婚,后来才知道苏默安家世有多深,自己又被多少人嫉妒,视为眼中钉。
这些年来,跟苏默安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别提培养什么感情了。
养父母失踪前,就是跟苏默安等人一起去了西南那边谈件古董的事,可他们却在下墓的时候失踪。
后来,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死了。
但虞欢不信。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什么都没有,让她怎么能相信?!
跟苏默安一起回来的其他人,对此事三缄其口,讳莫如深,再也没有提起过。
虞欢的疑心越来越重。
也许苏默安知道些什么?《一朝一顾空余梦》试读结束。

版权原因,想看后续的

>>>>点击此处查看完整版阅读方法

后面内容更加精彩~

标签:
王者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