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优质的小说网站
专注于各类小说试读

战王的嚣张医妃全文在线阅读-单云溪司马靖完整版

战王的嚣张医妃

《战王的嚣张医妃》简介

战王的嚣张医妃是由作者余音所著的穿越重生小说,主角是单云溪司马靖,书中主要讲述了:单云溪醒过来发现自己身上的白大褂成了红嫁衣,手术刀成了绣花针?“本王有一万种办法叫你生不如死!”王爷冷着一张脸威胁她。她却毫不在意:“你先等等啊,我给你把这个刀伤治好再说,这职业病就是这样,对了……我收你个一百两银子不过分吧,咱两都这么熟了,要不打个折,九十两?”她是技术高超的战地医生,亦是不受宠爱的天下首富私生之女;他是遭人畏惧的铁血王爷,也是沉默孤独的冷僻孤寂之人。“司马靖,你为什么要杀了他!”“单云溪,我究竟该拿你怎么办……”

《战王的嚣张医妃》章节试读

魏明帝十四年,立夏。
烈阳炙烤着大地,在镇南王府的花园小亭中,却冒着暑气聚了一大堆丫鬟婆子,是这清冷的王府中少有的热闹。
“给我泼醒她!”
一位被众多丫鬟婆子簇拥着的女子,指了指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女人,语气颇为蛮横。
半盏冷茶倒在脸上,昏昏沉沉的单云溪被淋了一个激灵。她主要不是被这茶给冷到了,而是给呛到了。
单云溪咳着睁开了眼,她有些恍惚的看着四周各色穿着古代装束的人,苦笑了一下。
心想自己肯定是太久没有好好休息了,这会儿都出现幻觉了。昨天四五台大手术连着,精神高度紧张了二十多个小时,连睡觉都不安稳,七七八八的梦一个接一个。
下午还有一台开颅手术,她这会必须得好好补觉。
想到这儿,单云溪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翻身又睡着了。
“江姑娘,这该如何是好?”
“哼,”江别情冷哼一声,将手里的茶杯重重搁在石桌上,咬着牙根儿道:“那就去打盆井水来,看看她还装不装死。”
须臾,刺骨的井水照着衣衫单薄的单云溪直直泼了过去。一连五盆,单云溪别说是继续酣睡,就是醒着脸都要给泼僵了。
她猛然翻身坐了起来,那一瞬间,她感觉到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末梢都被人用力拉扯。
纵然是夏日,井水却冰凉得很,冰水从领口滑进内衫,单云溪本能的想要将身上的湿答答的衣服脱下。
低头的时候却猛地一惊,自己的白大褂,什么时候变成了古代的大红喜服?
就这规格,妥妥的凤冠霞帔啊!
不对……单云溪突然想起刚才梦里的情景,霎时间觉得半个脑子都是麻的。
她吞了一口口水,抬头看了一眼四周,竟全是古装女子,而且她自己也身在一处颇为精致的凉亭之内。
下意识的说了一句我的妈呀!
单云溪告诉自己冷静,肯定是因为自己太累了,所以连梦的幻觉都会这么真实。
她狠狠心,在自己的胳膊上猛掐了一把,真实的疼痛让她倒抽一口凉气。
不是吧,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还是什么地方出错了?怎么会醒在这样的地方?
众人看着单云溪这一通古怪的动作,彼此都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江别情倒是淡定,只当单云溪是在自己面前演戏,淡声说了一句:“醒来了,就好好给我跪着吧!”
“啥玩意?”
“我说让你到跟前来,给我好好跪着!”江别情一拍桌,桌上的茶盏都微颤了颤。
单云溪整个脑子这会儿乱的就像一团浆糊,又碰上一个跟自己吆五喝六的女人,实在是觉得好笑:“我长这么大,连我爸妈都没跪过,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凭什么跪你啊?”
江别情是个典型的娇小精致的长相,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在脸上尤其突出。此刻她正瞪大了她那双大眼睛看着单云溪,用翘着兰花指的素手指着地上的她,好半晌才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声,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十分好笑的话一样。
“单云溪,你别是落个水将脑子给泡坏了吧?”她指着单云溪,向着周围的丫鬟婆子们笑道:“你们瞧瞧,不过是单府一个庶女而已,居然还敢跟我抬起杠来,看来还是教训的不够啊……”
那些丫鬟婆子也跟着笑起来,眼中的讽刺和不屑清清楚楚地剜在单云溪身上。
“庶女?”单云溪脸上的疑惑更深了,看来她这一觉睡得挺好,醒过来不仅变了时空,连自己正儿八经的身份都掉了个转儿,成了小老婆的孩子?
许是单云溪从昨个进到王府,就一直对江别情的打骂尽数受着,没有半点反抗,让江别情认定了这个赐婚下来的镇南王妃是个可以随意揉圆搓扁的主儿,所以她说起话来没有丝毫顾忌。
“即便你被圣上赐婚,嫁进镇南王府成了王妃,可这又如何?一个庶女而已,上的了什么台面!”
单云溪挠了挠头,心想难怪自己穿着大红喜服呢,原来自己是镇南王妃啊!那刚才迎面而来的水,都是眼跟前儿这个泼妇叫人泼的?
“你谁啊?”她柳眉一挑。
“我?”江别情清了清嗓子,又坐直了那柔若无骨的身子,昂着头道:“你可听好了,我是当朝兵部……”
“我的意思是,你跟镇南王什么关系?”
单云溪好不废话,字字句句直抓重点。江别情不过三两下,便被她问出了心虚。
江别情颇为掩饰地看向了一旁,虽然依旧是不可一世的样子,声音却比之前弱了许多。
“我是……是长乐公主让我住在这里的,她可是镇南王的亲姐姐。”提到长乐公主,她的心神便稳了许多,笑着道:“她说将来,我才是那个陪在镇南王身边的人!”
“这么说,你根本就是没名没份来镇南王府蹭吃蹭喝的?”
单云溪拍拍裤腿从地上爬起来,忽然间脑袋剧烈地疼痛起来,许许多多的碎片画面涌入脑海,她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要炸开一样。
有她从小长大的,也有她被几个女子欺负的,还有一个不待见她的威严男子,看起来像是她的父亲。
单云溪晃了晃,方才的那些画面应该就是这具身体原主的记忆……
画面一转,成了她在非洲战场上给一场爆炸中受伤的人做手术,那时,她已经连续工作30多个小时。旁边的护士用当地的话劝她去休息,她好不容易做完手术,一躺在行军床上就睡着了。
而她一醒过来,就是方才被泼醒的样子。
她抬眼看向对她不怀好意的江别情,还有这一众为虎作伥的丫鬟婆子们,心中又长叹一口气。她以前辛辛苦苦救死扶伤,现在不给她个舒服点的小姐做做就算了,还一开始就被人欺负得这么惨。
不仅如此,而且这具身体的原主还是从小被人欺负到大的,性子绵软不会反抗,才会被自己的姐姐让她替嫁来这恐怖吓人的王府……她知道自己手气向来不好,但是没想到居然会黑成这样。
她叹着气用手拨开两边的丫鬟们,样子虽然有些虚弱,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江别情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江别情看着便嫌恶地皱起了眉头:“你别以为装成这样子就能骗到我,我告诉你,我可不是来骗吃骗喝的!我……”
单云溪忽然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别着急:“我问你,刚才是你叫人泼醒我的?”
“是又怎么样?我可是兵部侍郎之女!”
“嗯……”单云溪点了点头,语气听起来还颇为同意,紧接着她指着自己身上的衣服问道:“这是什么?”
“喜服啊?”
单云溪点了点头,又问:“那我是谁?”
“圣上赐给镇南王的王妃啊!”
单云溪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一掌拍在旁白的小木桌上。力气之大,让黄梨木的桌子瞬间裂开了一条细缝,吓得周围人都是一颤。
尤其是最近处的江别情,她的两个眼瞳都有些震颤,似乎被单云溪的力气给吓到了,这可完全不像之前那个柔柔弱弱任人拿捏的单云溪。
“你还知道我是圣上赐婚的镇南王妃!我来问你,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打我的?”
单云溪先是眼神凌厉的扫视了一圈四周的丫鬟姑子们,随即就龇牙咧嘴地甩了甩手,哎哟喂,刚才用力过猛手有点麻了。
她边揉着手边气势十足地骂道:“还有你们,一个个翻了天了,敢帮着一个没名没份的外人欺辱我?圣上之意也敢违抗,我看你们多半是活腻歪了!”
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众人都被吓住了。
江别情被她骂得一愣一愣的,她实在是想不明白,明明这个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她的视线,只除了她落水的那一小会儿,可怎么她这前后的差别,竟然这么大?
昨天拜堂时那个唯唯诺诺,高声说话都不敢的单云溪,今天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居然敢对她大呼小叫起来!
跟前的这些个丫鬟,一个个也都是欺软怕硬的主。上午还一个个江姑娘长,江姑娘短的,这会儿倒是吓得连个气儿都不敢出了。
“你……你……”看着这些丫鬟的样子,江别情发起怒来,她指着单云溪,却半天憋不出半个字来。
“哟?顺着气慢慢来,可千万别把自己给气到了,这得多得不偿失啊……”单云溪是真心实意的关心她,毕竟在从这个冰冷的地上醒来之前,自己可是个货真价实的医生,见不得有人在自己面前出什么事。
“你们看什么看,还不上来把她给我往死里打!”
江别情从前没被谁忤逆过,她不敢和这凶巴巴的单云溪对视,便让两边的丫鬟婆子们快些把这个女人给弄走。
单云溪冷哼了一声,自己从小就被老妈说是女汉子,特别是前年考上了博士,成日里都被师弟们喊灭绝师太。
还从来没人敢跟自己这么叫嚣的,她转身拿过旁边丫鬟手里的棍子,微微转了半圈儿,打在那丫鬟的腿窝上,那丫鬟扑通跪倒在地。
她像是九天魔神一般,睥睨众人:“老娘不发飙,你们一个个当我是hello kitty啊!”《战王的嚣张医妃》试读结束。

版权原因,想看后续的

>>>>点击此处查看完整版阅读方法

后面内容更加精彩~

标签:
王者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