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优质的小说网站
专注于各类小说试读

剑谕天穹全文在线阅读-陈重高凝冰完整版

剑谕天穹

《剑谕天穹》简介

剑谕天穹是由作者音十三所著的玄幻奇幻小说,主角是陈重高凝冰,书中主要讲述了:仙根被夺,正道追杀!陈重自尸山骨海里走来,天若不公,我便一剑破天!陈重自阴谋苦难中崛起,在快意恩仇后离去,问道青云,雪中藏锋。至此一人一剑,逆转苍穹,夺仙根,踏宗族,于山河破碎挽狂澜,于天道将倾独善身。如果正邪天道皆是敌,不若踏碎凌霄剑朝西。“你们一起上吧,我陈重,就是这天穹之上的传奇!”

《剑谕天穹》章节试读

“我认输!”
一座高顶的草庐内,原本鼎沸的议论声,因为台上那瘦弱少年的这三个字,瞬间冷却下来。
无论是仅仅作为看客,还是为这场赌斗下了彩头的人,都把目光移向台上那个认输,却不低头的少年。
但寂静只维持了短短数息,人群里的赌徒终于开始关注自己的事,有人欣喜赢钱,有人抱怨输钱。
“陈重,我的全部家当啊!这个冬天可怎么活哇!”
“哈哈,这次我押对人了!”
“为什么认输?跟他拼命啊,陈重你上次不就拼赢那小子了吗!”
四面透风的草庐,在中间设了一个简陋的擂台,擂台一角,一个穿着满是补丁的灰衫少年背靠着木桩。
少年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身体单薄,模样清秀,他就是刚刚认输的陈重,这个名字里寄托了父母的期盼,希望他一生可以承重。
陈重嘴角渗出了血丝,其实他腹部疼的更厉害。可他咬紧牙关,额头上已经布满冷汗,还是强忍着没有佝偻弯腰,直直地挺着身子。
他只等裁判按照既定程序,快快宣布结果,然后他就可以立刻离开这群赌徒的注视。
擂台中间,则站着一个比陈重明显壮实的少年,他似乎没想到,自己从小到大的劲敌会突然认输,还有些发楞。
“第二场,赵功胜!”裁判举起了壮实少年的手。
赵功这才反应过来,在台上兴奋地又蹦又跳,这是他十五年来,第一次赢陈重。
“我赢了?哈哈,我赢了,小龙虾,原来你也不过如此,你也有被我赵功打到怕的一天!哈哈!”
突然,受伤虚弱的陈重像一头发怒的猎豹,恶狠狠地扑向了正高兴的赵功。
咚的一声闷响,赵功茫然无措的被陈重扑.倒在台上。
“道歉!”
陈重狠狠地说,在赵功的下巴上猛砸了一拳,赤红的双眼俯视着身下的人。
不少平阳镇的人都知道,陈重有一个绝对不能提的外号——“小龙虾”。
因为他的父亲又瘸又聋,而母亲目盲,所以有好事者会在背后称呼陈重‘小聋瞎’,但绝不会有人在陈重面前直接提起这个称号。
赵功被这一记狠拳直接打懵,再加上这么多年一直输给陈重的阴影,他目光躲闪,不敢直视陈重的眼睛,正犹豫着要不要乖乖道歉。
台下有人嗤笑:“哈哈,快看,赵功那小子前些年被陈重打出心理阴影了。”
“可不是嘛,后天三重的被后天二重压在身底下,够丢脸的。”
赵功这才晃过神,对啊,我已经是锻骨期了,陈重还只是炼筋期,我怕他干什么。
正当赵功想狠狠反击的时候,裁判一把将陈重扯了起来。
“陈重,你要是敢坏规矩,第三场就直接判你输了。”
裁判于心不忍,看了这个摇摇欲坠的少年一眼,他想不通,这个孱弱的少年是怎么能撑到现在的。
陈重有些气血不稳,感觉自己随时可能倒在台上,他感激地看了裁判一眼,他知道裁判是为他好。
赵功虽然看起来傻楞,但目前,自己绝不是其对手,不仅因为实力比赵功低一级,更因为,陈重已经活活饿了五天。
如果是全盛时期,即便实力比赵功低一级,陈重也有把握打倒这个手下败将。可现在,陈重实在撑不住了,他刚从监牢出来,还没有再见一眼父母,如果死在台上,爹娘肯定会痛不欲生的。
不过,陈重抹掉嘴角的血丝,心里默默发誓,这是自己第一次,也绝对是最后一次认输!
“第三场,我会赢你!”
陈重看着从地上狼狈爬起来的赵功,冷声说。
“呵呵,你做梦吧!陈重,以前我是总输给你,但现在我已经超过你了!最后一场,我会用你的血在这台上写下你那可笑的外号。”
“希望你的爆骨数量,能跟你的废话一样多。”
陈重忍住怒火,淡淡地回应。他弯腰穿过绳索,略微吃力地走下擂台,捡起地上母亲给做的厚棉衣,紧紧裹在身上。
赵功气的脸通红,陈重这分明是在嘲讽他锻骨期的基础太差,锻骨期以爆骨拳打出来的响声为判定标准,而赵功初入锻骨期,仅仅有十多响。
但看到陈重那半死不活的样子,赵功马上又开心起来,心想,你锻骨期都没达到,有狗屁的资格说我?
赵功还特地非常轻松地蹦下擂台,轻蔑地看着陈重吃力地拿起那袋数量有限的煤块,踉跄的要走出草庐。
“嘿,小龙——小子,”赵功得意洋洋地,一副胜利者姿态,但话到嘴边,还是改了口:
“小子,什么时候再来送死?”
赵功是在问陈重下一场什么时候打,按照之前的约定,一局三场,每场的失败者决定下一场的比赛时间,但间隔不能超过半个月。
陈重停住脚,回头,看着赵功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家在背后做的事,如果我不是在牢里呆那么久,你会比我先到达锻骨期吗?这笔帐,我肯定会跟你们赵家算的!”
说完,陈重便转头走出草庐。
赵功眼角抽了下,但仍面不改色,不屑地哼了一声,“呵,没什么实力,还敢在我面前耍横!第三场你最好别认输,因为你会死的很难看!”
对于自己说的话,赵功非常有信心。因为陈重入狱就是他们赵家一手促成的,而且赵功的父亲施惠给牢头,陈重在牢里连肚子都填不饱,而与陈重同样级别的赵功则趁这个时候努力突破了后天二重,进入后天三重锻骨期。
所以赵功确信,陈重就算在家休养半个月,也只能养好他在监狱里受的伤,不突破到锻骨期就依然不是自己的对手。
赵功看着离去的陈重走路都费劲,嘴角又是浮起一抹嘲笑,你陈重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赢我赵功了!
燕国以及整个灵幻大陆的北部,都异常寒冷。大多数地区一年只分冬夏两季,且冬季非常漫长,煤块是很重要的取暖资源。
陈重参加这局比赛,就是因为每场无论输赢,都有一小袋煤块做奖励,而这煤块,正是他们一家赖以过冬的必需物。
陈重抱紧冰冷的煤块儿,小小的脚印,印在雪地里。因为身体不平衡的原因,脚印一浅一深,从草庐延伸到镇外的白茫茫之中。
背后的草庐,人群还在议论不止……
“唉,陈重那小子,如果不是在牢里饿久了,肯定不会输的。”
“那小子代父入狱,是个孝顺的好孩子,老陈真有福气。”
“有福气个屁啊,陈重那孩子,活不过十五岁。唉——”
陈重并不知道后面人的议论,也不在乎赵功的得意,他的家不在镇子上,而在镇子的边缘,算是一个小村。
现在,陈重觉得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他感觉自己随时可能一头栽在雪地里,然后就再也起不来。
辽阔天地,视线可及的地方都是白茫茫一片。陈重觉得刺眼睛,便低下头,一步步认真的走。
掂量下手里的煤块,陈重叹了口气。
“还不够啊,只靠这些,爹娘他们还是熬不过这个冬天的。如果我第三场能赢的话,就好了。”
本来,陈重认输的时候,是打算这第二场输,然后回家休息几天恢复实力,第三场拼命,能赢的机会仍然很大。
那样的话,加上他第一场获胜,这个赌局赢的仍然是他,他就能获得最终的奖励——五两银子。身体不便的父母便能靠着这五两银子,安稳渡过每年都会冻死人的冬天。
但因为赵功犯他逆鳞,他没忍住暴怒,现在体内气血混乱,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即便能活下来,估计也没可能在半个月内恢复实力,再加上,这个冬天也是他将到达十五岁的时候,他是活不过十五岁的。
“唉——”
少年印在雪地上的影子越来越斜,他又一次轻轻地长叹。
即便我赢了又能怎么样,爹娘可以熬过今年,明年呢?明年我就不在了。想想父亲已经渐渐斑白的双鬓,和母亲眼角越来越深的皱纹,陈重心痛如绞,若是我真的不在了,他们该怎么生活。
陈重只恨自己身体羸弱,不能多活几年。他希望可以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丰满羽翼,善待双亲。
终于,陈重颤颤巍巍的看到自家的柴扉小院,深灰色的木板门近在咫尺。
“总算赶回来了,就算死在这儿,娘亲抱我的时候,也是暖和的吧!”陈重清晰地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
像以前每次受伤回家时那样,他努力的挤出笑脸,以免让父母看见忧心。
可是他实在不能再撑下去,饥饿寒冷,还有重伤都在侵蚀他所剩无几的生命力。
“嘭!”
陈重倒在门前,一头扎进了深深的雪堆。
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瞬,他似乎听到一声印证自己内心的,苍凉冰冷的慨叹:“羽翼未丰,父母已老。”
啊……如果我死的话,那这应该就是最大的遗憾了吧。陈重心想,然后他便彻底没了知觉。《剑谕天穹》试读结束。

版权原因,想看后续的

>>>>点击此处查看完整版阅读方法

后面内容更加精彩~

标签:
王者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