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优质的小说网站
专注于各类小说试读

驭鬼天师最新章节-宁不归杨灵儿小说阅读-田童

驭鬼天师

《驭鬼天师》简介

驭鬼天师是由作者田童所著的玄幻奇幻小说,主角是宁不归杨灵儿,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以为的江湖,是白衣飘飘踏风而行的潇洒,没想到,却是尔虞我诈群魔乱舞的凉薄。

《驭鬼天师》章节试读

太阳还没落山,安宁村的村民便早早收拾农具回家。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正是老百姓口中的鬼节。据说今夜鬼门大开,万鬼齐出,如果活人留在外面被鬼碰到,会丢掉性命,变成万鬼中的一员。
宁不归拎着祭奠之物,逆人群而行,今天是他的妻子胡婉儿死后第三天,他要陪着她。
爬上五莲山顶,迎接宁不归的是漫天晚霞,大片大片云彩被染红,铺展在天幕上,山河披霞,人间映红。
这难得一见的奇景并没有吸引宁不归,他的目光紧紧盯着身前的一丛小小的坟茔,坟茔前的墓碑上刻着爱妻胡婉儿五个字。
来到墓碑前,宁不归从篮子里拿出一块干净的绸布,小心翼翼从上面开始擦拭。他的动作很轻很柔,仿佛擦拭的不是冷冰冰的石头,而是胡婉儿不小心沾灰的额头。
擦到爱妻胡婉儿五个字的时候,宁不归的手指开始颤抖起来,眼泪如决堤之水流落。等宁不归擦拭完整个墓碑,他脚下的土地已经被泪水打湿。
看着点尘不染的墓碑,宁不归收起绸布,然后开始摆放祭祀之物。一边摆一边跟胡婉儿说话。
“这是清蒸桃花鱼,你说过千条江河万里湖泊,只有五莲山脚下的桃花鱼清蒸没有腥味,而有桃花的香味。”
“还有桃花酥,我以前不让你多吃,因为你吃了总是牙疼,婉儿,我现在好后悔。”
放下桃花酥,宁不归的泪水再次涌出,跪坐在墓碑旁哭泣出声。
哭了好一会,宁不归才止住泪水,从篮子里拿出一个瓷瓶。
“最后一样你猜猜是什么?你肯定猜不到,是桃花酒,是不是很惊讶?你知道我爱喝桃花酒,所以就瞒着我偷偷酿造。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傻瓜,那么浓的香味我一回家就闻到了。”
“我一直装作不知道,是因为我想等开封的时候,咱俩烛火下对酌,我喜欢看你喝了酒脸红彤彤的样子,怎么看也看不够。”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逞能非要尝一尝状元红,结果喝了一杯就醉了,看到你醉态可鞠的样子,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喜欢上了你,然后偷偷跟着你,故意出现在你身边,找机会和你说话。后来,你说是上苍让我们相遇相识相知……”
说到这里,宁不归的声音低了下去,逐渐消失不见,他的人靠在墓碑上,似是陷入对过往的回忆。
山顶没有一丝风,晚霞更显红,在遥远的天际,一丝黑暗慢慢升起。
万籁俱静中,一阵哭泣声传出,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变成嚎啕大哭。
只见宁不归站起身来,昂首望天,指着苍穹怒吼道:“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腹诽缘分不是你安排的,你要降罪,就降到我身上,把我的婉儿还给我,老天爷,我求求你,求求你大发慈悲。”
宁不归扑通跪在地上,一边用力磕头,一边悲戚道:“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见不得我跟婉儿好。为了跟婉儿在一起,我离家弃舍,远走他乡,如果这还不够,我把命也给你,只求你让婉儿活过来,她不该受这莫名的惩罚。”
三日前,胡婉儿登山采菇,一直没有回家,宁不归上山寻找,最后在山顶发现躺在地上的胡婉儿,衣着完好,身上无伤,神态安宁,只是没有了呼吸。
宁不归接受不了胡婉儿莫名其妙就这么死了,三天来,他一直沉浸在悲痛中,悲痛之下,隐藏着不甘心,如果这一切都不可更改,至少也要让他知道胡婉儿的死因。
可惜,上苍连这一份怜悯都不肯给他。
“今天是鬼节,婉儿,如果你泉下有知,你就来找我,告诉我是谁害了你。”宁不归抱着石碑,喃喃自语着,说着和婉儿的过往,在他脚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空瓷瓶。
太阳完全落下去了,天际边的黑暗突然快速蔓延起来,蚕食着剩余的晚霞,不过片刻,黑暗主宰了整个天地。
风,起了,由弱变强,刹那间,风的嘶吼响彻世间。
这一切宁不归都感觉不到了,他已经昏迷过去,他只是一个为爱不能自拔的普通人,面对爱妻的突然死去,除了悲伤,什么也做不了,不,他还能做最后一件事,那就是下去陪着婉儿,不让她一个人承受地府的冰冷和寂寞。
桃花酒里有毒,宁不归亲手放进去的,无论生死,他都要和婉儿在一起。
似乎在为宁不归的殉情感动,狂风变得更强劲,吹翻了清蒸桃花鱼,吹散了桃花酥,吹得墓碑发出呜咽声,悲若竹箫,凄如二胡。
黑暗愈发凝重,狂风席卷天地,树翻石飞,恍如世界末日就要到来。
天地间不见一丝光明,山脚下安宁村的村民早已关紧门窗,吹灭烛火,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风,好似要把房屋掀翻。
毫无征兆,风突然停了,仿佛刚才吹得屋顶簌簌颤动的风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
夜色更加深沉,黑暗犹如实质,填满所有角落。
突然,安宁村所有房屋的屋前屋后、河两岸、田野中、山道上同时响起了细密的脚步声,就跟厚厚桑叶下的蚕虫进食,只闻其声,不见其踪。
鬼门大开,万鬼齐出。
半个时辰后,脚步声顿消,万鬼显出了形体,他们保持着死前最后一刻的模样和衣着,头发花白脸色铁青的老人,身着红衣舌头吊在胸前的女子,还有不着寸缕浑身浮肿的小孩、缺胳膊的、断腿的、头被砍掉的……各式各样的鬼魂密密麻麻填满所有空地,他们表情呆滞,待在自己所在的地方一动不动。
此刻如果有安宁村的村民打开门出来就会发现,很多鬼魂都是他们的亲人,这些亲人的灵魂并没有如他们所想进入轮回,而是被留在了人间。
突然,所有鬼魂同时开始移动,朝着同一个方向——五莲山山顶。
山顶之上,胡婉儿坟茔上面的虚空处,一个白点突然出现,然后扩大变成一个旋转的洞口,洞口散发着白光。
白光映照出宁不归,他的脸色已经泛青,但嘴角却含着笑意,或许,他已经找到了胡婉儿。
鬼魂一个个走进白洞,然后消失不见。
这一幕没有任何声音发出,静谧之中,更让人头皮发麻。
鬼魂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不到一个时辰,已有大半鬼魂进入白洞。
这时,一声响亮的啼哭声响起,犹如雷鸣自九天之上炸响,剩下的几百个鬼魂齐齐一震,停下脚步,转身望向山脚下的安宁村。
村东头的一户人家窗边,一个身穿青袄的老太太正沿着被风吹破的窗户向里面张望。
老太太名叫张余氏,是这户人家的母亲,三个月前病逝,临死前都没能看上孙子一眼,此刻魂归人间,执念让她想看孙子一眼。
房屋内,张余氏的儿子儿媳惊恐地看着窗户,他们什么也看不到,但他们怀里被捂着嘴的男婴,却睁大眼睛盯着破损的窗口,一对小手伸向那边。
张余氏看到了孙子的模样,眉眼像极了她的儿,白白胖胖很健康。
张老太笑了,这一笑也消除了她心中的执念和身上的枷锁,她的目光转向儿子儿媳,张嘴说着什么,可惜人鬼殊途,她的儿子儿媳注定听不到她的话。
在所有鬼魂的注视下,张老太化为点点星光,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此刻,白洞前的鬼魂是一个身着铠甲的校尉,本能阻止他走向白洞,但他又无处可去。
突然,壮汉看到了抱着墓碑的宁不归,宁不归此刻已经中毒,灵魂变得虚弱,正好可以附身。因此,校尉直接冲向宁不归,消失在他的身体中。
许久没有鬼魂进入,白洞陡然扩大一倍,并且释放出道道黑气,黑气快速蔓延,逐渐形成一张黑色大网,将整个五莲山方圆十数里笼罩在内。黑网上面,一个个诡异的金色字符开始出现。
鬼魂开始慌乱了,似乎天空之上的黑网能对他们造成伤害一般,他们发出无声的尖叫,加速向山顶冲去。
有了校尉做榜样,后面的鬼魂有样学样,全部冲向宁不归的身体。
然而,白洞的光芒愈发强烈,吸力陡然加强,弱小的鬼魂根本逃不掉,一踏上山顶,便会被直接吸进去。
只有足够强大的鬼魂才能冲进宁不归的身体,最后,差不多有百余鬼魂附身成功。
最先附身的校尉还没来得及高兴,便被后面冲进来的鬼魂挤到一边,校尉大怒,刚想收拾后来的鬼魂,突然发现进来的鬼魂越来越多,他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立刻缩起来藏到身体一隅,不敢稍有异动。
当最后一只鬼魂被吸进去,白洞变得平和起来,天空之上的金色字符消失不见,黑气收缩回归白洞。最后,白洞逐渐缩小,变成一枚玉镯落在胡婉儿的坟茔上。
天地重归安静,黑云尽数散去,星月再回天幕,星光月华洒落人间。
此刻,百余鬼魂各自占领宁不归身体的一部分,警惕地环视四周,虽然没有发生争斗,却都散发出越来越强烈的阴寒之气。
咔嚓声突然响起,只见宁不归的身上先是出现白霜,然后快速结出了冰。不过片刻,宁不归已经被冰所覆盖。
正在这时,一道光芒自远而近从天而降,落在山顶之上,却是一名高大的道人。
道人疑惑的看向四周,适才他在远处听到鬼嚎,却感受不到鬼气,怀疑有人施展封印收集鬼魂。
此刻月朗星稀,却哪有鬼魂的踪迹。
搜寻不到,道人的目光落在宁不归身上,然后看到墓碑上的字,又闻到了瓷瓶中残留的砒霜味道,大概推测出宁不归为何会在此处。
“以死殉情,却被百鬼侵体,又让我遇到了你,看来是你命不该绝。”道人走到宁不归身边,观察片刻皱眉道:“要救你却有些麻烦,罢了,我先帮你把体内的鬼魂镇压,能不能扛过来,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说完,道人施展术法,将侵入宁不归体内的百余鬼魂封印起来。
半个时辰后,道人施法完毕,看得出来,做这件事对道人并不轻松,他的脸上已经布满汗珠。
宁不归的脸色虽然有些惨白,但身上的冰霜已经消失不见。
道人将宁不归放好,然后绕过墓碑,从胡婉儿的坟茔上捡起玉镯,看了一会没看出异样,便放回了宁不归身上。
天色将明,道人想趁等待宁不归苏醒的这段时间打坐恢复,突然咦了一声,再次来到胡婉儿的坟茔前,右手并指指向坟茔,口中轻喝道:“开!”
泥土翻滚,棺盖飞起,露出了一具空棺材。
看了一会空棺材,道人才将坟茔恢复原状,然后坐在宁不归身边,先看了一眼墓碑,又看着昏睡的宁不归,心中想到,你这番痴情,恐怕所托非人。
朝阳升起,万物复苏,道人闭上眼睛,正欲吐纳灵气,远处突然升起一道气息。
察觉到这道气息,道人长身而起,面色微变,这道气息与他的本门功法非常相似,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正当道人凝神感受的时候,又有一道妖气传来,同时还有本派的求救灵符。
看了一眼昏迷的宁不归,道人心想,我速去速回,也不过几个时辰,回来再救这位小兄弟也不迟。决心已定,道人朝着气息所在的地方飞去。
一个时辰后,宁不归悠悠醒来,发现自己没死,对着墓碑发起呆来。
直到玉镯掉到地上发出叮当声,才让他惊醒。捡起玉镯,宁不归伤心道:“婉儿,这是你给我的吗?你想告诉我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宁不归又说道:“你救了我,还送给我玉镯,肯定是要我做什么。做什么呢?对了,让我查明你的死因。婉儿,你一定是死不瞑目。”说到这里,宁不归又伤心起来。
“我去报官,让官府来查,婉儿,我答应你,一定会找出凶手,给你一个交代。”
找到了再世为人的目标,宁不归拿着玉镯,急匆匆下山而去。《驭鬼天师》试读结束。

版权原因,想看后续的

>>>>点击此处查看完整版阅读方法

后面内容更加精彩~

标签:
王者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