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优质的小说网站
专注于各类小说试读

剑道至尊最新章节-剑无痕龙紫韵小说阅读-一颗柠檬

剑道至尊

《剑道至尊》简介

剑道至尊是由作者一颗柠檬所著的玄幻奇幻小说,主角是剑无痕龙紫韵,书中主要讲述了:九界大千世界,恒宇大千世界,大千世界之间的碰撞,引发无数战争!至尊之位,战神之席,引无数天骄竟夺。剑无痕,为剑而生,无数轮回,敢阻道者,斩!登上血腥而又神圣的圣位,前方依旧是永无止尽,唯有仗剑悍行,方可登临绝顶!

《剑道至尊》章节试读

清月宗位于紫峰地北部,是一个传承了数千年的修行宗门。
发展到了如今,宗内弟子数千人,实力不可小觑,方圆百里之内,无宗能出其右。
在创建伊始到第十代宗主的时候,因为弟子的增多,清月宗长老便提议按照宗内弟子的天资,实力分为五个层次。
金木水火土!
金字最强,土字最弱!
这五个层次是身份跟实力的象征,金门弟子更是所有清月宗人的追求。
剑无痕是清月宗的弟子,不过他仅仅是一个土门弟子,灵脉是最低的九品,魂力也是最低的客者九阶,灵脉代表天分,与天地中吸收灵力的多少,而魂力则代表一个人的实力,是修行之人等级的象征,而剑无痕的这两样,简直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客者级生魂境,魂力在体内形成可为所用。九阶生魂力,一阶魂力已聚集。
灵者级聚魂境,魂力已经到达一定修为。九阶魂力贯经脉,一阶魂力御外敌。
魂者级御魂境,魂力已经能为自己所用,释放技能。九阶魂力随于心,一阶魂力放于形。
尊者级化魂境,魂力在心,随心所用,反以修心。九阶魂力跟于身,一阶魂力跟于心。
圣者级破魂境,魂力与虚空叠合。九阶魂力驭虚空,一阶魂力融虚空。
神级灭魂境,魂力散于天地,身为魂力,魂力为身,超脱现实。
“宗内规矩,如弟子进入客者以后,一年不能有所进步,突破一阶,便会贬为杂役,终生烧火做饭洗地,再无出头之日!”
已经是临近黄昏,在已经散尽人的练武场上,剑无痕仍旧挥汗如雨,练习着一套套拳术。
这是土门的增魂拳,既可以增强肉身,也能凝练体内魂力,是土门当中最基础的技能。
所谓修脉炼魂,自身奇经八脉的修炼带动魂力的增长,达到进阶的目的。
“再有一个月,便是我进入客者以来的一年期限。若是我没法突破到客者八阶,我就会变成一名杂役了!”
想到这,剑无痕的脸上显露出不甘,拳风也跟着猛烈了起来。
“不行,绝对不行,我剑无痕,决不能去做一个杂役!”
剑无痕虽然从修行资质还是进阶能力上来看,全都是一个弱者的表现。可是他心中有着变强的渴望,变得让万人敬畏,俯首称臣!
“剑无痕,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就你那资质,将来给我提鞋我还是堪堪同意的!”蓦地,一阵充满着嘲讽与得意的声音在剑无痕的耳边响了起来。
剑无痕收了拳,眼神冰冷,转身看向身后。
站在那里的,是一个俊朗的少年,缓缓向剑无痕走来,一脸的不屑。他虽然身穿土门弟子宽大暗淡的土色长袍,却也是掩盖不住他不凡的气质,隐隐之中,都透着一股贵气。
“徐刚,让我给你提鞋,你做梦都不要想!”看着少年,剑无痕冷声说道。
“哈哈哈,到时候恐怕就由不得你这个废物了!”徐刚哈哈大笑,走到剑无痕的面前,使劲的吹了一口气。
剑无痕不躲不避,死死的盯着他。
如今,徐刚已经是客者六阶,而剑无痕,只是客者九阶。而他们两个进入客者使用魂力的日子,却是在一天。
一年时间,徐刚凭着自己的天分轻松突破了三阶,而剑无痕却是连八阶都到不了,一年都突破不了一阶,在清月宗里,是实打实的废物。
而正是一年前,徐刚与剑无痕发生了一场冲突。
那一日,徐刚被剑无痕狠揍,那疼痛与耻辱,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滚开,别从这呆着妨碍我修行!”剑无痕眉头一皱,低声喝道,语气中并未有一丝一毫的惧怕。
客者只是进入修行魂力的开始,这一阶段能使用的魂力极其有限,如果真正动起手来,二人的比拼还是打架技巧与抗击打能力的对比,与普通人的对战没有太大差别。
“哼,你就可着劲的嚣张,希望你给我提鞋的时候,能给我提的舒服一点!”徐刚一脸阴沉,甩袖转身离去。
以前徐刚也不是没有找过剑无痕报仇,但是自己虽然阶段虽高,却总是与剑无痕打的两败俱伤,从未胜过,只是因为剑无痕不要命的性格。自古而言,打架之事,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也就在于此了。
此时正是即将测试进阶的时候,他当然不会傻到与剑无痕动手,将来有的是机会让他跟自己俯首称臣。
即便是自己杀了他,也没什么所谓,谁会关心一个下等杂役的生死!
心中这样想着,徐刚也是眼中露出期待,继而他又想到了一年前引起两人冲突的女孩,剑无痕的妹妹,张晴。
“小妮子,等你哥给我提鞋的时候,我要当着他的面把你办了,啧啧,那表情一定会很丰富的!”
徐刚有些变态的笑了起来,内心已经是迫不及待了。
剑无痕望着徐刚的身影,内心充满了不甘,但是他也是很清楚,自己灵脉下品,进阶能力又弱,可能真的不适合修行。
用仅仅剩下的一个月突破,更是异想天开。
“倘若一个月后我仍是这客者九阶,宁愿自尽!”剑无痕眼神决然。
“可是晴儿,又该怎么办呢……唉……“剑无痕长叹一口气,伫立良久,直到天色大暗,他才离开了静寂的练武场。
修行之道,欲速则不达,长时间修炼很容易走火入魔,经脉自爆而死。
而他本身灵脉跟进阶能力就弱,修炼一天更是让他筋疲力尽,决不能在这件事上因小失大。
他走向一排连绵不断的茅草屋,其中最偏僻冷清的一间,便是他的居所。
虽说清月宗实力雄厚,占地广袤,但是大部分的空间还是被一些有实力的长老所占据,甚至单单金门就占了清月宗地方的三分之一。
而剩下四门只能是按实力瓜分,轮到土门,只剩下了小小的一块,所有的土门弟子挤在一方小小的山脉。
而剑无痕的屋子,已经只是跟杂役的居所隔了一座墙而已,所以没有人选择这里,剑无痕倒是无所谓,正好落得清净。
老远的,剑无痕便看到一道瘦小的影子站在屋前,低着头踢踢踏踏的玩弄石子。
这个女孩,美丽却是十分的柔弱,仿佛来一阵比较大的风,就能把她刮倒。
一听到这边有声音,她便抬起头,正好看到剑无痕,开心的向他挥手。
“哥哥,哥哥,你回来啦!“她大声喊着,声音清脆的像一只小黄鹂。
剑无痕也是把心事埋在心底,露出一个笑容,“晴儿,今天乖不乖!“
这就是一年前差点被徐刚侵犯的妹妹,张晴。剑无痕当时痛揍徐刚,本身坏了同宗之内不得争斗的规矩,但是长老看他是救妹心切,而且是徐刚本身的错误,所以并没有过多的责罚剑无痕,倒是徐刚,受了一个月的禁闭。
徐刚因此也是与剑无痕结了仇,但是同门规矩跟本身并占不到太大便宜的缘故,让徐刚一直忍了下来。
“当然乖啦,我已经做好饭菜了,哥哥咱们吃饭吧!“张晴一脸的天真,跑过来就牵起剑无痕的手,把他往房间里拉。
果然桌子上已经是摆好了饭菜,香味扑鼻。他刮了一下张晴的鼻子,继而将一碗白米饭,摆在了一张供桌上。
那是一把断剑形式的小碑,上书“张坤鹏之灵位“六个字。
“父亲。“剑无痕轻呼出口,语气当中止不住的悲伤。
清月宗有三个古老的族群,其中一支,便是姓张。而剑无痕,是这一族的后人。
原本剑无痕有着高贵的身份。张家一支,善用剑器,为清月宗举足轻重的一族。
他的父亲张坤鹏有举世惊才,三品灵脉,修为更是碾压所有金门弟子,是清月宗年轻一辈当中的翘楚。
可是这一切都在十年前,支离破碎。
“斩月宗,孙黄泉!“剑无痕口中吐出这几个字,眼中流露出刻骨的仇恨。
斩月宗,是紫峰地最古老的宗门之一,实力跟清月宗比起来,清月宗简直为蝼蚁。
孙黄泉,是斩月宗不可一世的少宗主,天之骄子,在紫峰地,大部分人都要仰望的存在。
那一年,斩月宗宗主千年寿辰,他们一家带着厚礼代表清月宗前去贺拜。而张晴那时候还算幼小,且为女眷,不必跟随,才幸免于难。
可是这一去,便只有他一人回来。
那日,一家三口正入斩月宗的往生桥,孙黄泉见到了他的母亲,垂涎她的美色,竟是不顾张坤鹏的在场,毫无顾忌的调戏了起来。
张坤鹏自然大怒,却是被孙黄泉随手一挥召来的人马,死死的按住,万枪穿心而死。
他的母亲伤心欲绝,不愿独自受辱苟活,直接用丈夫的剑,自尽而死。
而剑无痕则在抱住母亲尸首的时候被孙黄泉一脚踹下往生桥,手中正是握着张坤鹏的佩剑。
也得亏父亲的这把佩剑,在他坠落往生桥的时候保护了剑无痕的身体,在往生河里面,更是在危险重重中保护了剑无痕,让他得以活了下来。
等到剑无痕醒来时,已经是在一个老渔夫家,身旁的佩剑,已成了断剑。
休息养伤期间,剑无痕发现了自己的手掌中,印刻着一道深深的伤疤。他原本以为只是伤痕,没想到这道伤痕一直留了下来,并且剑无痕也是多了一些能力。
他能抚摸自己这道伤痕,打开一个储物空间,这里不受体积跟空间的限制,分为四十格,自己能随意取用。
而催动少量魂力到伤疤处,能让目视当中显露出自己与其他人的属性与修为。
一年之后,身上伤势养好,拜别了老渔夫,他挂念妹妹,执意回到清月宗,没想到清月宗一年之内却已经是天翻地覆,张族落败,其他两族争权,张族地位一落千丈,甚至清月宗内再无修炼剑器之人。
而自己只能作为土门弟子,加入清月宗慢慢修炼晋升。所幸张晴也被扔到土门再也无人问津,兄妹二人才能得以团聚。
可是这份仇,剑无痕却是刻骨铭心。杀父之仇,弑母之恨,甚至让自己妹妹沦落到土门差点被人侵犯的境地。
这一切,斩月宗,孙黄泉都要付出代价!
“父亲,您若在天有灵,就保佑孩儿吧。“剑无痕轻声道,放下青碗,揽过妹妹喟然长叹。《剑道至尊》试读结束。

版权原因,想看后续的

>>>>点击此处查看完整版阅读方法

后面内容更加精彩~

标签:
王者归来